热线电话+86-0000-96877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产品分类
联系我们
电话:
+86-0000-96877
传真:
+86-0000-96877
邮箱:
这里是您的公司邮箱
地址:
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 
新闻资讯
锤杀父母的少年:曾写作文虚构身份 自称孝敬双

时间:2019/01/19    点击量:

湖南锤杀双亲嫌犯:虚构幸福的13岁少年

  1月2日,罗毅父母的寿棺停在家中的堂屋里。

从七年级的作文来看,罗毅(化名)是幸福的。

这个13岁少年写道,他与父亲坐高铁去云南老家省亲,那儿有与他同岁的叔叔;距离老家6公里的“五庙村”里,住着疼他的外婆,还有一个能帮他收拾烂摊子的表哥。

试卷外,摆在这个世代居住在湖南省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少年面前的,是另一番光景:忙着谋生的父亲,身有残疾的大伯,鲜有来往的姑姑,罹患精神疾病的母亲和姐姐,疼爱他的外婆也早已不在人间。

将云南虚构为故乡后不到一年,罗毅涉嫌用锤子杀死了自己的父母。之后,他骑着父亲的摩托去了镇上的网吧,又用父亲的身份证买了前往云南大理的高铁票,如愿以偿地踏上“归乡”路。

1月2日下午,在事发30多个小时后,罗毅在大理被警方抓获。

自称孝敬双亲的少年

三塘镇学塘村,位于长沙东南方向的衡阳市衡南县,两千多口人散布在方圆十几里地的山坳里。

罗毅家位于村子的东部,贴着米红相间瓷砖的二层小楼远远望去很气派。但屋子里还是毛坯状态,放着屈指可数的几件家具。

1月2日下午3时,罗毅父母的寿棺停在堂屋中央,厢房里亲属围着煤炉坐着,不时唉声叹气。罗毅的姐姐罗晴(化名)要么对着前来吊唁的人笑,要么低头不语。

“我恨死他了。”罗毅的大伯罗生(化名)沉默良久,“可他还是罗家的血脉啊。”

得知罗毅被抓后,罗生一瘸一拐走向亲友,“在云南大理逮住的。”说完,他蹲在地上失声痛哭。

作为惨案唯一的目击者,大约20岁的罗晴懵懂地靠在厢房门框上。她表达困难,说话没有逻辑,不成句子。带有浓郁口音的词语从她嘴中蹦出,供记者们拼凑案发现场。

除了虚构在别处的故乡外,罗毅在一次考试中的答案也让人印象深刻。那是一道看图说话题,题干中,一位老人坐在椅子上,给她洗脚的年轻人累得满头大汗,小孩在给年轻人扇扇子。

罗毅的答案是,这体现了孝敬长辈的传统美德,“尽孝应该在当下。他要孝敬双亲长辈,关爱家人。这不仅仅是长大成人后的事,从现在开始就应该行动。”

但在稍早前的官方通报里,罗毅用一把锤子杀死了自己的父母。

杀人用的锤子是父亲罗春(化名)养家糊口的重要工具:他常带着这把锤子去工地上做木工,靠着一天三四百元的收入,养活一家四口。

走访中,在村民、老师、同学的口中,罗毅的形象逐渐清晰:有心计、讲义气、好面子、温和听话、最近常去上网、花钱大手大脚。

但没人想到,他会杀死自己的父母。

因网瘾杀人纯属猜测

在官方调查结果出炉之前,真实原因或许只有罗毅知道。

最先赶到现场的罗生说,命案发生在罗毅家一楼。对跨年几乎无感的他事后推算,案发时他正坐在300米开外的自家屋里的床边,炉火熏得他昏昏欲睡,“头像‘鸡啄米’一样上下晃动。”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是侄女的敲门声惊醒了他,“不知道是几点”。

罗毅的邻居、一名族里长辈证实,她听到敲门声时,湖南台的天气预报刚播完。于是,案发时间被定为“2018年12月31日18时40分许”,“听见她说要住大伯家,弟弟把爸妈锤了后跑了。”

罗生说,他开门后侄女咿咿呀呀地边说边比画,他大概了解到,侄子用锤子锤了他的三弟和弟媳。

罗生腿脚残疾但依然“一路小跑”来看究竟。进到屋里时,他看到三弟坐靠在外屋的墙边脑袋耷拉着,弟媳则双腿跪地头栽在地上。

“我喊了人。”罗生说,当时他脑子里全是侄子干过的离经叛道的事,“在大山中学念书时,喜欢用手机打游戏,(转学)去华星学校后,学会了去网吧。”

他一边喊人一边问侄女是不是要钱打游戏没给?侄女回应他“钱!游戏!”

这个回话让他确定了自己的推断,之后有人问起侄子杀人的动机时,他都会给别人说,“要钱打游戏没给。”

但这个原因仅是众人猜测。

罗毅2017学年就读的大山中学124班班主任写过一篇告家长书,提到了罗毅上网、打游戏,这让众人对这个猜测更加深信不疑。于是有网友质疑当地在网吧管理方面的不作为,称上网需实名,未成年人不得出入网吧。

1月2日晚,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三塘镇的几家网吧。因为命案发生后当地加强了管控,不少附近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乘兴而来败兴而归,“最近管得严了。”他们中的一名未满18岁的学生告诉记者,惹得同行伙伴哄笑。

1月2日下午,罗毅就读的华星学校门口,学生们正在放学。本版图片/新京报记者 段睿超

众所周知的溺爱

罗毅出生前,家里只有罗春一个正常人,罗春的妻子、女儿都有精神疾病。

因为贫困,身高165厘米的罗春30岁才从外地讨到媳妇。结婚时,罗毅的母亲谭某花24岁,婚后不久生下了女儿罗晴。

家里少有的喜事发生在2005年。这一年,罗毅出生,健康,还是个男孩。

多名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中年得子后,罗春像变了个人,“经常看到他天不亮就骑着摩托出门,天黑了还没回家。”

生前,罗春在三塘镇建筑工地“装模”,“做木工,一天能赚三四百块钱。”曾与罗春一起干过活的村民称。

靠着辛勤劳作,罗毅家的经济状况好转。据罗生介绍,2012年,罗毅的父亲把现在居住的老房加盖至两层。去年年底,他在镇上最高档的小区按揭买了一套商品房,罗生称,“雨母新城是三塘镇上房价最高的小区,5000多块一平方米。”

经济状况的好转带给罗毅的直接好处是零花钱的增多,多名熟识罗毅的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,因为是中年得子,罗春平日里对儿子百般娇惯,“农村人,又没时间陪小孩,就是多给钱。”上述罗春工友称。

多名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,平日里罗毅犯错,罗春对他的教育也不多。

上述124班班主任的告家长书里也证实了这一点,其称“其父望子成龙心切,认为华星学校各方面会比大山中学好,再加这两年条件也好点了,这学期将罗毅转到华星学校读书。现在许多家长对孩子缺乏理性的管理和教育,一味地溺爱,由于要赚钱养家,很少陪伴孩子,所以从物质上满足孩子,认为这样能弥补对孩子的爱。”

1月2日晚,罗毅在大山中学的班主任费老师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从平时的吃穿用度上看,罗春对他有溺爱的倾向,“我们学校一学期1500元管吃管住,但他父亲在这个基础上还给他零花钱。”

在大山中学读完7年级后,2018年9月,罗毅被送到了镇上的华星学校上8年级。华星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,一年的学费要一万五千元。

罗毅在华星学校的班主任滕平介绍,2018年12月28日学校放假,29日下午,罗春跑来学校找他,说罗毅彻夜未归。滕平便和罗春骑着电动车跑了很多地方,最终在一名同学家找到了罗毅。

“我批评了罗毅几句,说这样让家长操心不对。他爸一个劲向我道歉,却没有怎么批评罗毅。”滕平说。

就在两天后,惨案发生。

曾替同学出头

刚到华星学校时,罗毅参加了摸底考试。“两门课加起来只有几十分,底子很薄。”滕平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罗毅在大山中学7年级期末考试成绩印证了滕平的说法,语文65分、政治57分。

罗毅在大山中学时的班主任费老师说,罗毅上课能专心听讲,大部分时间能完成作业,点击英雄,成绩中等,在老师面前表现很好,是一个比较“厉害”的学生,“心计比较多,撺掇别人往前,他躲在后边出主意。”

2017年冬天,罗毅替好友王鹏(化名)出头,花30元钱雇了高年级的学生充当打手殴打同学,“王鹏喜欢一个女生,另一个男生也喜欢这个女生。”费老师告诉新京报记者,罗毅便与好友联合,找人打了那个男生。罗毅在这个事情上并没有直接出面。

费老师介绍,平时罗毅与同学的交往可以看出其在学生中颇具威望,“有一次班里的同学手机丢了,这个同学找了罗毅帮忙寻找。”

罗毅的风光,很大程度上建立在父亲给予的丰富的物质条件。但对于身患精神疾病的母亲和姐姐,他对老师、同学一直瞒着。

不过,滕平在日常接触中发现,当别人提及罗毅的母亲时,罗毅会变得烦躁,“我想解开他这个心结,但又不知该如何说起。”

2018年10月17日,滕平在课堂上让学生联系实际说说母亲对自己的影响。罗毅称,其母亲是外地人,说话有乡音,但在小区邻居面前很亲切,“我妈在邻居眼里很贤惠,在家中是个好妈妈、好妻子,我妈妈让我变得坚强了,也让我在邻居中成为一个好孩子。”

看到这个答案,滕平心里不是滋味。但为了鼓励孩子,还是给罗毅打了高分。

短短一个月内,湖南省连续发生两起未满14周岁少年弑父弑母事件。1月2日晚,衡南县召开紧急会议针对罗毅的情况进行了充分讨论。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称,目前,县里对罗毅后续学习、教育问题的最终方案还没确定,“罗毅患有精神疾病的姐姐,政府将在罗家后事完结后,出资让其去敬老院生活。”